粉丝经济的心理真相

2018-03-19 20:46:06 董阳阳 669

很多人都说:现在有了点名气的人,都不好好干自己的本行,流行跨界,赚粉丝的钱。锤子手机的“情怀”营销做得风生水起;《小时代》也在质疑声中一路高歌猛进,屡创票房佳绩;韩寒的《后会无期》还未上映就已经让粉丝心痒难搔;连一贯主张理性的“罗辑思维”自媒体,也卖起了“真爱”月饼。这是一个粉丝经济大行其道的时代。

人是理性的动物,这是经济学的基本假设。而心理学家对此早有质疑,他们发现即使在最简单的购买行为中,人们也常常作出非理性的决策。在粉丝经济里,这种例子屡见不鲜。比如,购买一张电影票,从理性决策的角度讲,成本是一定的,收益则取决于对电影本身的预期,所以无论冲着剧情、冲着特效、冲着明星,哪怕是冲着坐在电影院里喝可乐吃爆米花而掏钱买票的行为,都可以算作某种程度的理性。而非理性则类似于:“《后会无期》我一定要买票看三遍,就因为不想让它的票房比《小时代3》低!”

这种非理性的购买,常常可能引发争论。一边是无怨无悔的粉,一边是痛心疾首的黑。无论是对《小时代》思想立意的批判,还是围绕锤子手机产能的争执,其实最终败下阵来的都是理性的旁观者——买东西的人,反正钱已经掏了;卖东西的人,盼望吵得越凶越好。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。旁观者看不惯也没办法,只好愤愤地说“脑残粉”“低智商税”。但脑残和低智商只是在宣泄不满的情绪,并不是在解释这种行为背后的理由。

粉丝里也常常会有聪明人,他们在专业领域上非常出色,同时也是狂热的影迷、歌友、追星族,愿意为自己的偶像付出一切。他们管这种状态叫做“入坑”,相应地也就有“出坑”。“入坑”的切身感受是:“当粉丝的时候,感觉特别好。”他们的心理需求被满足了。

由此,我们就可以看出粉丝经济的社会土壤:一个孤独、空虚、个体无限渺小的时代,人与人的距离太远,远到每一点关系都弥足珍贵。我们内心深处的情感无处寄托,只好送给素不相识的偶像。